华体会平台注册

甘肃信息港

白永成:凭什么?那边村民家没厕所,这里艺人片酬千万

分享到:
 2020-08-07 15:31:51 来源: 阅读:-G0
白永成:凭什么?那边村民家没厕所,这里艺人片酬千万

白永成,国家一级演员,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;中国戏曲表演学会理事。第十一届中国戏剧节主演话剧《梅兰芳》获得曹禺表演奖;第十二届中美电影节获得电视剧最佳导演奖。

今年,中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荧幕上关于脱贫的故事也渐渐丰富起来。不久前,央视推出了白永成导演的电视剧《一个都不能少》,不仅展现了西北人民的勤劳致富,也看到了那里的美丽风光。该剧一经播出,就获得徐峥、黄晓明等一众明星力荐,拍了多年扶贫题材作品的白永成一面忆苦思甜,一面感叹演员这份工作,应该为人民群众服务,而不是眼中只盯着片酬。

当年拍戏,女演员不敢喝水

检察风云:《一个都不能少》是您继《苦乐村官》之后操刀的第二部反映“精准脱贫”和“乡村致富”的作品,这会形成一个系列吗?

白永成:事实上,一共是三部曲,《苦乐村官》讲的是扶贫,《一个都不能少》是关于脱贫的攻坚,第三部《美丽乡村》将是一次脱贫的成果展示,这些天因为疫情,《美丽乡村》工作暂停了一段时间,预计将于年底出炉。

检察风云:通过您的作品可以看到,如今的农村已经旧貌换新颜,不知道当年您拍第一部《苦乐村官》的时候,是什么样的场景?条件会不会比较艰苦?

白永成:三年前拍《苦乐村官》时,真的挺苦的。最难忘的是农家厕所,不仅臭气冲天,家家还都养着猪,这其实是当地的一种厕所习俗,当地人认为厕所就应该和猪圈在一起。当时有一位摄影师,坚持拍了三天,就因为厕所的问题,身体产生了不适, 最后无法坚持,只能回去了。摄影师能换,演员不能换,女演员们就不喝水,只能整天憋着。

检察风云:这次拍摄,条件是不是好多了?

白永成:这次去张掖拍《一个都不能少》,出发前,我其实还是有点担心厕所的问题,结果到了村里一看,再也没有三年前和猪圈连在一起的那种厕所,家家户户都有了洁净的卫生间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原来扶贫办帮助家家户户改建了厕所,我这次去的村里,还看到了五星级的厕所,和五星级酒店一样的标准。短短三年时间,变化太不可思议了。

检察风云:您提到张掖,为什么要选择那里作为取景地?

白永成:我对《一个都不能少》要求是保证每一个特效、每一帧画面都尽可能无憾。因此,选择拍摄地也是费了很大周折,起初选择了陕西咸阳的袁家村和白村,临近拍摄,我总觉得缺点什么,尽管这两个村也很有特点,但相比我给自己定下的浑然天成、自带美学特征还有一定的距离,这个时候,拍摄《苦乐村官》时任天水市市长的杨维骏先生上任为张掖市委书记,邀请我到张掖看看景致,我们到了张掖后,丹霞地貌、冰沟峡谷地貌、扁渡口万亩花海等一下子把我的眼球给吸引住了,所以全组立即西撤将近1200公里,驻扎在张掖建组筹拍。

白永成:凭什么?那边村民家没厕所,这里艺人片酬千万

偏爱乡村,从小生长在那里

检察风云:您为什么对乡村剧情有独钟?

白永成:我从小随父母在甘肃的夏官营机场长大,那里非常贫瘠,周围人的生活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。我小学读的是当地的东风小学,中午吃饭都是自己带,我家还好一些,可以带白面馒头。同学们大多吃的是土豆、玉米,或者是玉米面做的“碗坨子”,就是直接把玉米面放在碗里面蒸一下就吃。

检察风云:小时候有没有因为贫困遭过罪?

白永成:由于贫困,哥哥、姐姐下乡插队落户后常常饿肚子,有一次,母亲让我送点咸菜肉丝给20公里外的哥哥姐姐,一场大雪,让我在白茫茫一片的山中迷路了,竟失踪了两天,把母亲装在罐头中的咸菜肉丝也全都给吃了。我那时候去兰州上学的路上,虽然只有四十几公里的路程,但要坐上三四个小时又脏又臭的班车……

检察风云:这次在张掖拍戏,也在甘肃,有没有回去看看当年的班车?

白永成:这次回去拍戏,我还真特意去看了看,那些苦都已经成了回忆,再也找不到了。

白永成:凭什么?那边村民家没厕所,这里艺人片酬千万

 扶贫难点,其实还是要“扶志”

检察风云:带着演员拍戏,演员们有没有下乡体验生活的过程?

白永成:我对演员造型从贫富差距着手,要求既保持中国西部农村特有的色彩,更加强互联网导致城乡无差距的时代特征,坚持演员造型与当地农民要一致。由于该地区海拔高,紫外线强,当地人肤色普遍黝黑,男演员们为了让自己饰演的角色更接近生活,更富有烟火气,硬是把自己的肤色晒黑,当时拍摄与群演一起的大场面戏时,男演员们被当地村主任误认为是本土群众演员,通知前去领盒饭和补助费。

检察风云:在走进乡村的过程中,您觉得乡村扶贫面对的问题是什么?

白永成:其实现在扶贫的难点是“扶志”,虽然互联网时代信息发达,农村人在一起也可以谈论巴黎时装周、奥斯卡, 但是,个别地区有些多年沉积的陋习和陈旧的思想观念,等、靠、要的习惯还是很严重,即便是物质上已经脱贫了,但思想上不脱贫,返贫的现象很有可能还会出现,所以,我们这部剧就是想给他们念念“致富经”,能够潜移默化地教他们一些致富的具体方法和扶贫的经验。

检察风云:不过,现在很多农村里, 年轻人少,都向往外面的世界,乡村要如何吸引年轻人“归巢”?

白永成:让年轻人回乡村,这个问题太重要了,就像《一个都不能少》的后几集,重点就在这个问题上。如何解决“空心村”,让农村真正热闹起来,有人气,是扶贫探究的重点。用发展文化、体育、演艺等项目,吸引外出务工的青年人回乡创业致富,也能够提供更多的岗位给那些愿意去乡下“呼吸”新鲜空气的城里人就业。

白永成:凭什么?那边村民家没厕所,这里艺人片酬千万

明星架子,还是不要有了吧

检察风云:您对演戏要求很高,如何管理演员呢?

白永成:你到横店去看,那些年轻演员基本上没有剧本就演不了戏,看一句说一句,是这样的一种状态。但我是军事化管理,我对剧中的年轻演员说,要拿着剧本你就别来。要把明星的范儿摆出来的话,我觉得这个戏是演不好的。所以我在拍摄时,还做了一个非常严格的要求,不准演员把剧本带到现场。

检察风云:现在演员片酬都很高,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?

白永成:以前我们学的是表演,毕业后演戏就是一份工作。但现在炒作下,演员的收入高不可攀。就这么一份工作,你一下子(挣)几千万,你凭什么呀?一段时间,很多影视剧制作的时候,首先就在想这个演员有没有流量。我觉得这个目的就不纯,所以最后呈现的东西绝对有问题。影视制作,首先是考虑剧本有没有艺术价值,角色选择是否合适,不能为了商业利益去选角色选剧本去炒作。以前做戏大家都说流量,但流量并不一定带来好的收视,观众不一定认可,对吧。

检察风云:您是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,也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了很多年, 现在又开始做导演,今后您是想专攻导演还是会继续演戏?

白永成:到了这个岁数,应该沉淀下来。相比单纯做演员,做导演可以抒发的东西更多一些。我的心还在话剧上,话剧舞台确实是比较寂寞的,收入也少。但行业内还是有一大批耐得住寂寞的人在坚守,比方说濮存昕,他一直在舞台上,这些年他几乎没有什么影视作品。

我也一直在寻觅好的话剧剧本,最近,在准备一部根据小说改编的话剧《老板不见了》,写的是前几年影视行业的种种怪象,讽刺了高片酬以及资本下的影视圈。我还是希望安安静静地去演话剧。舞台上创作人物的感觉太美了,那种我中有你的感觉,是极端享受的。这个和流不流量、能挣多少钱都没有关系。


推荐阅读:

文章评价COMMENT

还可以输入2000个字

暂无网友的评论

意见反馈

×
J